• 首页 要闻 > 正文

    年报披露最后一个月 部分上市公司却找不到审计机构

    年报披露只剩下最后一个月时间,部分上市公司却连审计机构都没找到。

    最新的例子是*ST昌鱼。该公司3月30日公告称,正在落实聘请年审会计师,并将加快选聘进程,按期披露年报。今年1月底,已经确定的会计师事务所突然辞任后,该公司至今没有找到审计机构。

    *ST昌鱼并不是唯一个案。稍早前,未名医药(002581.SZ)更是声称,管理层接触了十多家审计机构,但无一愿意接受邀请。

    除了上述两家公司,还有部分上市公司因为不同的原因,在预约年报披露时间临近时,却突然出现审计机构辞任、变更。有的目前虽已找到接手审计师,但却仍有待股东大会表决。

    找不到年报审计机构的上市公司,不少都是面临退市的ST公司。有一些公司虽然没有被ST,但普遍存在违规担保、资金占用等违规行为。这些公司原任计机构辞任后,一些成立时间段、业务规模小,甚至没有上市公司审计经历的会计师事务所,开始试图填补空缺。

    年报披露临近找不到审计机构

    按预约时间,*ST昌鱼2021年年报披露时间为4月30日。去年10月18日,该公司董事会已聘请中勤万信计师事务所(下称“中勤万信”),为其2021年度审计机构。但到了今年1月29日,该公司突然称,中勤万信由于业务量较大,预计无法按期完成审计,提请不再继续提供审计。

    披露中勤万信辞任的当天,上交所就发出问询函,要求*ST昌鱼对上年度审计意见类型、会计师辞任前 已开展审计工作、辞任具体原因进行说明。经过多次延期后,直到3月30日回复监管时,该公司仍未找到年报审计机构。

    实际上,最后披露时限将至,仍然找不到审计机构的上市公司并不罕见。相较于*ST昌鱼,未名医药的希望,显得更为渺茫。

    未名医药3月26日公告称,为了推进年报审计,管理层先后邀请十余家会计师事务所,进行了初步考察、业务沟通、谈判和商业尽调,但因子公司的人参资产盘点特殊性等原因,至今尚未有会计师事务所达成合作。

    因长期股权投资及收益确认、控股股东抵债资产价值确定等问题,未名医药2020年年报被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但中兴财光华去年8月被立案调查,难以继续对该公司年报进行审计。

    此后的几个月里,未名医药一直没有续聘审计机构。直到去年11月9日,该公司决定聘请深圳久安会计师事务所对2021年年报进行审计。但在该公司半个月后的临时股东会上,这一议案却因股东反对而未能通过。

    除了未名医药、*ST昌鱼,运盛医疗、*ST圣莱等公司,审计机构虽然已找到,但能否最终确定,仍有待股东大会裁决。

    *ST圣莱原来确定的2021年年报审计机构,是立信中联会计师事务所(下称“立信中联”)。但该公司3月1日公告称,立信中联因自身承接ST项目受限、业务量繁重难等原因,难以继续提供审计,因此要求解除合作。直到3月 15 日,该公司才聘请兴昌华具备会计师事务所(下称“兴昌华”),对其2021年年报进行审计。

    聘请、变更会计师事务所,需要股东大会表决。4月1日,*ST圣莱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对此进行表决。按照原计划,该公司年报披露时间为3月30日。无奈之下,该公司只能将年报披露时间,延后到4月30日。如果得到股东大会通过,其年报审计时间,距离最后披露时间已经只剩下不到一个月。

    运盛医疗也面临同样的情况。该公司3月22日公告称,因项目及疫情影响等原因,拟将聘任的年报审计机构,由容诚会计师事务所改为兴昌华。之所以换所,是因为项目及疫情影响等原因,容诚所的进度安排无法满足其2021年年报的披露时间要求,无法完成公司2021年财报、内部控制审计报告的审计。

    这已经是运盛医疗半年内第二次变更会计师事务所,而蓉诚所担任其审计机构的时间,前后还不到半年。去年10月,该公司以合同期限已满,提高审计效率为由,将审计机构由中审众环更换为容诚所。

    相对于*ST圣莱,运盛医疗的年报审计时间,将更为紧迫。根据此前披露,该公司年报预定发布时间为4月27日,目前尚未变更,而其表决换所的股东大会,召开时间则迟至4月7日。如果年报如期披露,留给审计机构的时间,仅仅只有20天。

    部分审计机构不敢“接单”

    找不到年报审计机构的上市公司,不少都是面临退市的ST公司,普遍面临触发财务退市指标的风险。一些公司虽然没有被ST,但也普遍存在违规担保、资金占用等违规行为,部分公司的年报,已经连续多年被出具非标审计意见。

    未名医药就是如此。披露信息显示,因无法对子公司的长期股权投资及收益进行确认,从2017年到2020年,该公司年报连续四年被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而且至今没有解决。

    2019年,审计机构又发现,控股股东以工程款、设备款、技术转让款等形式,占用未名医药子公司资金。截至当年12月底,占用本息余额共计超过5.6亿元。当年,控股股东以持有的四项药品技术、吉林未名天人中药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未名药材”)100%的股 权抵偿占用的资金及利息,但时任审计机构不予认可,对抵 债资产的价值确定发表了保留意见。未名药材的资产价值,成为未名医药2021年聘请审计机构的主要障碍。

    运盛医疗2020年年报的两名签字会计师,被出具警示函,也与业务违规有关。根据四川证监局披露,运盛医疗时任股东存在资金链紧张、信托计划延期等情况;运盛医疗子公司向合作方预付大额款项又解除协议;公司在原股东控股期间发生3500万元违规担保等行为。中审众环及签字注册会计师周玉琼、张宁宁在对运盛医疗相关审计项目检查时,存在风险评估不到位、控制测试不到位、形成审计报告和发表审计意见的依据不足等情形。

    *ST昌鱼则面临财务指标退市风险。根据该公司披露,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 计 2021 年净利润约为-2850 万元,营业收入约1.1亿元,预计扣除与主营业务无关的业务收入和不具备商业实质后的营业收入约为1.06亿元。

    此前的2018年至2020年,*ST昌鱼净利润均为负值,且2020 年审计报还出具了“续经营能力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的带强调事项段无保留意见。2020年报披露后,其股票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这种情况正是监管重点关注的对象。公开披露显示,宁波证监局也在去年12月的监管函中,就要求*ST圣莱应有序推进2021年年报审计,杜绝购买审计意见。深交所则要求该公司说明,换所是否与前期沟通中存在争议事项、是否存在其他未充分披露的原因或事项,导致更换会计师事务所。

    *ST昌鱼业绩预报披露后,上交所也在问询函中表示,若涉嫌未按规定对营业收入予以扣除,规避终止上市情形,将在年报披露后,及时启动现场检查等监管措施。

    根据第一财经报道,为督促上市公司以及年报审计机构严格执行退市新规,上交所约谈公司和审计机构74家,发出审计风险提示函78份,对于可能触及财务类退市指标的上市公司,重点提示关注公司是否触及营业收入扣除的情形,并做好营收扣除事项的核查。

    除了监管问询、风险提示,一些违规的审计机构,还遭遇监管重拳打击。今年1月,曾为多家ST股提供审计的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因承诺为2018年、2019年财务造假的*ST新亿,不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或“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而在今年1月,被没收业务收入199万元,罚款1194万元。

    随着监管趋严,审计生态可能也发生了变化。未名医药就称,因人参资产盘点的特殊性,加之公司连 续 4 年被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受邀的绝大多数会计师事务所,出于谨慎原则和风险考虑,拒绝提供2021年年报审计。

    小所“跑马圈地”

    面对ST公司、涉嫌违规公司伸过来的橄榄枝,一些会计所“有钱不赚”,另外一些会计所却在跑马圈地扩大版图。

    今年以来,容诚所已辞任数家公司审计,除了运盛医疗,还包括*ST聚龙。今年3月8日,因无法满足时间要求,*ST聚龙改聘中兴华为其2021年审计机构。

    披露信息显示,截至2020年底,容诚所共有注册会计师1018人,其中445人签署过证券服务业务审计报告,当年收入总额为 18.7亿元,其中审计业务收入16.3亿元,证券期货业务7.36亿元。

    *ST圣莱、运盛医疗新近聘请的审计机构,均为兴昌华。未名医药原拟聘请的众安所,已经承接了ST光一2021年年报审计。

    此外,今年一季度,*ST腾邦、蓝盾股份,先后将审计机构由亚太会计师事务所、永拓会计所事务所变更为鹏盛会计师事务所。而另一上市公司的审计机构,也是鹏盛所。

    相对原来的审计机构,一些上市公司新聘的会计师事务所,存在成立时间段、规模小的特点,个别甚至刚刚成立不久。

    2019年底,亚太所合伙人89名,注册会计师 541 人,从事证券服务业务的注册会计师 395 人,最近一年经审计收入总额为 7.9 亿元,其中审计业务收入 6.55 亿元、证 券业务收入 2.47 亿元。

    2021年底的注册会计师虽达 344 人,但签署过证券审计报告的注册会计师只有 82 人,年度审计总收入2.06亿元,证券业务收入1183万元,年内审计的上市公司只有3家。

    兴昌华、众安所规模更小。根据运盛医疗披露,兴昌华成立于2009年,截至去年底,共有两名合伙人、28名注册会计师,签署过证券服务业务审计报告的注册会计师仅有 8 人,去年4月才完成从事证券服务业务备案。2021年,该所总收入2663.2 万元,其中证券业务收入仅 93.21 万元,当年证券类业务审计客户 3 家。

    众安所此前几乎没有上市公司审计经历。2020年,该所合伙人2 人,注册会计师15 人,从业人员数量为 20 人,年度 总收入更是只有110.75 万元,审计公司家数为 27 家。除了未名医药,拟承接的上市公司审计,截至去年11月只有1家。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些上市公司更换、选聘会计师事务所时,被监管质疑审计能力与信披问题,以及是否存在购买审计意见的情况。

    标签: 年报披露 上市公司 审计机构 会计师事务所

    精彩推送

    赢在彩票